当前位置:主页 > 宝宝起名 >

横冲直撞沉腰进入|老子今天不骑疯你

发布时间:2021-09-27 17:12:03
    后头很快从【热】变成【爆】。
 
    【点开的前一刻,我脑子里还在想,Y姓?当红新晋小生?插足素人?这几个字眼我想来想去,也没想到会跟yym有关;也没想到我竟然有一天会觉得一个素人竟然比当红小生长得好看;所以……谁能告诉我,这小哥哥是谁?家在哪儿?我想去偶遇,也许我与小哥哥将会开启一段美好的姻缘。】
 
    【呸,上面那个你在想P吃!】
 
    【楼上的,你应该想想你为什么点赞干不过第一,人家虽然想得美,但文采的确比你好,字也比你多,更能引起小哥哥的注意呢。】
 
    【突然掌握了某些技巧,我字多,我先来!XXX】
 
    严云鸣的粉丝并没有信,看到热搜点进来跟路人辩论起来。

 文学

    【你们太过分了,有这么黑我家哥哥吗?就一张照片能证明什么?谁都能P,我家哥哥压根不认识这什么段皓!都是假的!】
 
    【就是,肯定是对家泼脏水,姐妹们赶紧铺广场,不能让他们得逞!】
 
    【对对对,不要给眼神!】
 
    可饶是一群粉丝拼命往下压澄清,因为直播视频要素过多,还是挡不住好奇的人点进来,很快更多的话题被冲上榜首。
 
    #严云鸣男小三#
 
    #素人小哥哥美颜暴击#
 
    #仙贝儿吃吃吃#
 
    甚至连贝玉玉也挂在了热搜末端,只是因为证据不足,加上贝玉玉哭惨说自己压根不知道,不认识段皓,她就是去探店而已。
 
    等在直播上哭完,一关,贝玉玉整个人都慌了,看向经纪人于姐:“怎么办?我解释了,一部分听了,可有的还是不信!”早知道她就不接这活了,可那是老总的儿子,加上她最心动的是那个代言。
 
    美妆广告,是她从小网红进军娱乐圈的一道门槛。
 
    经纪人于姐并不怕:“不就是一个素人,帅是挺帅,听说没什么背景,小地方来的,段先生首先饶不了他。更何况,你当严云鸣那边是吃素的?等水军一下场,局势扭转过来,你再卖卖惨不就行了?”
 
    贝玉玉还是慌:“可他们要是不管我呢?”
 
    经纪人:“黑红也是红,还是说,代言你不想要了?”
 
    贝玉玉咬着唇,她其实知道只要她不要这个代言,只凭那人一句话,她还是能洗白不认,但只要她官宣这个代言,那么等同于对方的话的确很大程度是真的。
 
    可她……不想放过这个机会,黑红也是红。
 
    宁长青这边很清楚自己单凭一番话的确定不了他们死罪,对于贝玉玉来说,她若是选择继续那个代言,那么接下来要承受的是她自己的选择,也是罪有应得。
 
    至于严云鸣……
 
    宁长青压根没把他看在眼里,他重生的时间点不太好,刚好在直播现场,他想将段皓泼到他身上的脏水反泼回去。
 
    那张照片恰好是关键。
 
    说起来,照片还是严云鸣亲自发给他的。
 
    宁长青刚想到严云鸣,手机震动一下。
 
    他拿出来,微信上刚加不到一天的陌生号又发过来一条。
 
    【M:你够狠!】
 
    宁长青手指往上划了划,刚好就是之前直播间他给观众看的床照,再往上,是一条得意洋洋的话。
 
    【M:皓哥是我的,你哪来的滚哪儿去。】
 
    宁长青再往下瞧见这三个字,表情愉悦,严云鸣的经纪人这会儿怕是气疯了,没见过这么正大光明当小三还向正主示威的。
 
    不过是仗着宁长青是个素人,即使想爆料也没渠道。
 
    也不会有人信,毕竟人微言轻。
 
    可谁知,偏偏这么巧,段皓要分手,还要毁了他弄了场直播,结果严云鸣这个男小三之一却也刚好给了这么一个他成功反击的机会。
 
    段皓这会儿怕是恨死了严云鸣。
 
    宁长青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
 
    【宁:你猜猜我手上有没有你们的小视频?】
 
    【M:???你不可能有!】
 
    【宁:你猜猜段皓手机上会不会有?】
 
    【M:……】
 
    【宁:你怎么澄清是你的事,但我要是看到你网上黑我泼脏水,我敢曝段皓,就敢鱼死网破。】
 
    对面没再发过来任何消息,怕是立刻去联系段皓求证。
 
    可段皓怎么可能还会理他,气他蠢还来不及,当然,段皓这会儿估计更忙,他要忙着向自己那位自幼一起长大的白月光奚青昊道歉。
 
    段皓这边果然跑去了奚青昊单独住的地方找他。
 
    一路上段皓急的不行,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想毁了宁长青却被对方将了一军。
 
    段皓按响奚青昊房间门铃时奚青昊刚看到热搜,脸色阴沉不太好看,听到门铃再扫了眼无数段皓的未接来电以及消息,就知道门外的人怕是段皓。
 
    他在开门前收起脸上所有的情绪,眼角下耷,打开门,也不去看段皓,后者一进来就急忙解释:“阿昊对不起,那照片是假的,我跟严云鸣没关系的,都是宁长青陷害我!他就是故意的!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奚青昊叹息一声:“皓哥,我们自小就认识,两家关系也好,几年前我就对你……只是以为你对我无意,就黯然出国。可没想到这次我回国,你突然对我表白,但可能是我出于嫉妒心才提了那么一个苛刻的要求,既然你做不到,也许是上天觉得咱们缘分不够。算了吧,就当我之前没说过那些话吧……”
 
    段皓却是傻了眼:“阿昊你对我、对我……”他太高兴了,没想到还能有这意外之喜。
 
    奚青昊却是一脸落寞推着他出去:“你也看到严云鸣的下场了,我跟他都是艺人,我也怕被宁长青毁了,他这么有心机,我怎么还敢与你在一起?我们以后,还是别联系了。”说罢直接将门一关,顺便把段皓拉黑了。
 
    段皓一直拍门最后想到奚青昊的话,是不是只要解决了宁长青,没了威胁,阿昊就会跟他在一起了?
 
    奚青昊在段皓敲门的功夫倒了一杯红酒慢慢品,等没再听到动静,知道段皓想通去对付宁长青去了。
 
    杀人不用自己动手,宁长青还不配他出手。
 
    一年前他回国,利用奚家的资本迅速蹿红成为当红小生,但他与严云鸣这种背靠金主上位的却又不同。
 
    他身为A市奚芸企业的小少爷,粉丝都不知道他的身份,但业内都知道,也打过招呼没人敢动他,只等一个合适的机会曝光,更加容易吸粉出尽风头。
 
    他原本以为自己很快能功成名就,一切也都按照他的计划进展,结果一个月前突然有人找过来,告诉他,他不是奚家小少爷,宁长青才是?
 
    是当年宁父宁母也就是他的亲生父母故意将他们二人调换。
 
    等证实这一切,从半个月前无意间在段皓身边看到宁长青他就利用段皓对他的感情设计了这一场,目的自然是要毁了宁长青,让他再也无法出现在A市,没办法知道这个尘封近二十年的真相。
 
    ……
 
    段皓来找奚青昊的时候,宁长青正在一家高档餐厅后面换衣服,寻常的小马甲穿在他身上竟是穿出不一样的气质,好看的不行。
 
    同事频频看过去,之前也没发现这小子这么好看啊,怎么出去一趟感觉……明明哪里也没变,却又哪里都不太一样?
 
    难道这就是爱情的魔力?
 
    宁长青早就发现同事再看他,却也不在意:“经理还没回来吗?”
 
    同事点头:“分店出了点事,经理去处理,估计还要一会儿回来,是怎么了吗?”同事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小伙,挺好奇的,毕竟那位段先生追小宁这么久大家都知道,段先生这么有钱,小宁既然跟他在一起,还干什么服务生?
 
    宁长青应了声也没说别的,他是打算辞职的。
 
    他坑了段皓一把,段皓肯定不会放过他,他也没打算连累餐厅,所以决定直接辞职。
 
    更何况,这是他第一世为了赚取学费生活费才不得已出来打工的,如今他虽然也需要赚钱,却能用别的职业。
 
    经理很快就回来了,因为今天店里忙所以他们没来得及上网,也没人知道宁长青的事。
 
    听宁长青要辞职,虽然为难,却也理解他:“是不是要开学了?你刚好干到今天满一个月,等今天结束,我把工资给你结了。”
 
    要是以前经理肯定不同意,辞职要提前半个月,但刚好分店今天出了事生意要受影响几天没生意,分店有两个服务生空下来,刚好能过来帮忙。
 
    宁长青没想到经理这么好说话,刚想说什么,突然外面有人惊呼一声,乱糟糟的。
 
    经理怕餐厅出事,赶紧去外头看看,这一看却是吓了一跳,经理脸色都变了,立刻往餐厅旁边的公寓里冲。
 
    今天是周日,但他妻子出差了,他平时一月只能休息两天,所以不得已只能将孩子给带了过来,又怕影响餐厅工作,所以干脆将孩子放在餐厅工作人员旁边租住的公寓里,让孩子在里头睡觉。
 
    结果,孩子大概是一个人醒了找不见爸爸,也不知怎么就爬上了窗台。
 
    外头有人看到这一幕都吓到了,这一喊才引来很多人看起来。
 
    宁长青是随着经理一起跑出来的,他仰起头,果然看到经理家的小孩正在旁边公寓四楼的一个窗户台上摇摇欲坠,还咧着嘴伸着小手。
 
    众人惊呼一声,也不知这一声是不是吓到小孩子,小孩身子踉跄一下,就要往下坠。
 
    好在最后虚惊一场,孩子小手堪堪抓住边缘,只是半边身子已经要掉不掉。
 
    那边经理跑上楼再开门,怕是来不及。
 
    宁长青望着孩子,突然看了看一层接着一层的阳台,推开看热闹的人,往上一跳,几乎是毫不费力脚上蹬了几下墙壁攀上二层的阳台。

相关文章

随机推荐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