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字宝典 >

宝宝你摸摸它它想你了|男朋友四五个一起上

发布时间:2021-02-05 14:51:07

 文学
老感觉下面有液体流出咋回事 体验了一个坐地吸土

    她看向旁边的陆绝,他睡觉很规矩,躺得笔直的,不像她,喜欢抱着被子睡,还喜欢乱蹭。
 
    宁知看了眼时间,这一次她在那边呆了几天,现在才过去了十几分钟,看来,她换算了一下,在那边过去一天,对现在来说,只过了大概五分钟。
 
    如果她在那边待一个月,等于在这里的一百五十分钟。
 
    宁知觉得,每一次救小陆绝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在夜里过去是最好的选择。
 
    第二天,灰蒙蒙的天空才放出一些光,宁知便醒来了。
 
    旁边,陆绝也准时起来。他神色呆呆的,一双桃花眼里全是朦胧的睡意,还溢着水光,配着他那绝顶精致的五官,还真是秀色可餐。
 
    宁知的目光下移,落在他红蓝花俏的睡衣上,不由得偏开了眼。
 
    太扎眼了。
 
    陆绝毫无所觉,他掀开被子,或许是看见自己的睡衣有点皱,他爱惜地拉了拉皱褶的地方,才起床去洗漱。
 
    宁知觉得好笑。
 
    长大后的陆绝,还是可可爱爱。
 
    **
 
    宁知找到管家,她询问他有关冯嫂的事情。
 
    管家对宁知突然提起这位员工,他很是惊讶,“二少夫人,冯嫂十几年前被辞退了。”
 
    宁知:“她是因为什么被辞退?”
 
    “当初她偷了太太的一个手镯,被太太辞退的。”
 
    管家记得很清楚,当时他还觉得惊讶,毕竟每一位进来陆家工作的佣人都会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而这位冯嫂是在大少爷来陆家后,才雇佣的,专门照顾大少爷,有时候还会照顾二少爷。
 
    冯嫂来陆家的工作时间不长,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
 
    宁知眯了眯眼,果然,他们并不知道冯嫂曾经虐打过陆绝的事。
 
    “管家,你知道这位冯嫂的住址吗?”
 
    “陆家雇佣每一位员工,都会登记他们的详细资料,我这边有记录,但那是十几年前的。”管家停顿了一下,“如果二少夫人想要知道冯嫂现在的住址,我可以让人尽快调查。”
 
    宁知笑了笑,难怪这位李叔能在陆家胜任管家一职,“麻烦你了,李叔。”
 
    管家的办事效率极快,在中午前,宁知已经拿到了冯嫂现在的住址。
 
    宁知带陆绝出来时,他极不情愿地换掉他那花花的衣服,穿上红色的卫衣。
 
    看着他头上显示框里的黑云,宁知笑着告诉他,“我待会带你去买内裤,花的。”
 
    显然,陆绝是记得这件事,听到宁知的话,他翘长的睫毛微颤,头顶的黑云消失了。
 
    车子开进巷子。
 
    地面堆了不少水迹,周围房屋的墙面斑驳,残旧,巷子上还挂了不少乱搭建的电线,周围环境乱糟糟的,黑色的豪车开驶进来,显得分外突兀。
 
    司机告诉宁知:“二少夫人,前面红色门的那家就是冯芳的住址。”
 
    “好。”宁知转过头,她看向旁边的陆绝,从上车开始,他就端坐着,低垂着眼帘安安静静的。
 
    她凑近他耳边,“你还记得老巫婆吗?我带你来教训她。”
 
    之前她没有办法,只能小小设计对方,让她远离小陆绝的身边,但只是被辞退,太便宜她了。
 
    陆绝眼帘微动。
 
    宁知笑道:“不记得也没有关系,我记得就好。”
 
    她正想推门下车,便看到退了油漆,残旧的红色铁门被打开,里面有一个四十多岁,提着垃圾桶的女人走出来。
 
    对方的头发全部梳起来,扎在后脑勺,露出一张圆脸,宁知认得出,对方就是冯嫂。
 
    只见她鬼鬼祟祟地提着垃圾桶走到隔壁家,然后,她把桶里的垃圾倒在被隔壁家门口。
 
    冯嫂一脸得意地转身,下一秒,隔壁家的门打开了,里面跳出一个中年短发女人。
 
    “冯芳,你站住,总算被我逮到你了,你这个不要脸的臭东西,你把垃圾捡回去。”中年女人追上前拉扯住冯嫂。
 
    “前天你在我门前丢果皮,害得我摔跤,我现在倒垃圾已经是便宜你了。”冯嫂提着眼梢,一脸嚣张。
 
    中年女人并不是好惹的,“你有什么证明是我害你摔跤?现在我看见是你倒的垃圾......”
 
    宁知坐在车上,她看着车外骂着骂着就扭打起来的两人,不由得咂舌。
 
    司机问宁知:“二少夫人,我们要过去吗?”
 
    “不用,看戏就好。”宁知没有见过这样撒泼的打法,扯衣服,拽头发,抓脸全都有。
 
    冯嫂长得比较壮,中年女人并不是她的对手,很快,中年女人被冯嫂压着扇脸。
 
    宁知告诉司机,“你下去帮那个短发女人,如果那个女人要打回去,你就让她拍冯嫂的头,还有拧她的耳朵。”
 
    让她尝尝,以前她对小陆绝的待遇。
 
    “是,二少夫人。”
 
    司机是陆家的保镖,不光能打,体型也吓人,他刚出手,中年女人和冯嫂都被吓住了。
 
    当中年女人看到司机控制住冯嫂,知道他是帮自己时,脸上顶着巴掌印的中年女人一脸兴奋。
 
    她听司机的吩咐,一巴一巴地扇在冯嫂的脸上,额头上,更甚至,使劲去拧冯嫂的耳朵,“冯芳,你的报应到了。”
 
    冯嫂痛得尖叫。
 
    宁知伸出手,捂住陆绝的眼睛。
 
    翘长的睫毛在她的手心窝里微微颤动,她贴近他的耳边,柔声道:“小绝绝,别看坏人。”
 
    中年女人出了口气,司机松开了冯嫂。
 
    冯嫂又痛,又气,她捂住被拧得发红,发痛的耳朵,眼睛像是浸了毒汁地瞪着中年女人和司机。
 
    她质问司机,“你是谁?你是不是这女人的姘头?”
 
    中年女人呸了她一声,“冯芳,放干净你的嘴巴。”
 
    司机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我是陆家的司机。”
 
    陆家?
 
    冯嫂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捂住耳朵的手一缩紧,“你......”
 
    司机没有再理会她,而是转身上车。
 
    冯嫂这才发现不远处停着一辆不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的豪车,透过车窗,她隐隐看到车子里男人的轮廓。
 
    冯嫂想到刚才司机让中年女人打她的额头,拧她的耳朵,这都是以前她对陆家那个小傻子少爷做的。
 
    他不会是要来找她报复吧?
 
    冯嫂浑身一震,瞬间,她像失了魂一样,踉踉跄跄又慌张地往屋子里跑去,垃圾桶也不要了。
 
    宁知撇了撇嘴,像冯嫂这样的小人,只敢欺小。
 
    男人微凉的手,握上她的手腕,宁知微愕,随即她松开捂住陆绝眼睛的手。
 
    他一双漂亮的桃花眼茫然地看了她一眼,又挪开了。
 
    宁知双手捧住他的脸。
 
    他微颤的眼帘不得不抬起,对视上她的眼睛,他害怕般想要低下头,然而,脸被人捧住,他动不了。
 
    看见陆绝的眉头微皱,宁知笑弯了眸,“我为你出气了,你开心吗?”
 
    陆绝没有反应。
 
    宁知改口道:“走,带你去买花内裤。”
 
    陆绝抬起眼帘,飞快地看她一眼,他的声音低哑又好听,“我买你。”
 
    你买给我。
 
    宁知勾唇,故意逗他,“你要买我?我好贵的。”
 
    陆绝抿唇,好一会儿,才慢声回她,“丑,不要。”
 
    闻言,宁知气得想咬他,她没有嫌弃他呆子,他竟然又嫌弃她丑?
 
    去到店里,宁知直接让销售员把印花的,或者颜色鲜艳的男士内裤拿出来。
 
    看着那么多款式,宁知才知道男人也很闷骚。
 
    “你喜欢的都可以买。”宁知大方地陆绝说道。
 
    接着,销售员看到那个穿着红色卫衣,长相出众的男人挑选了一条绿色底,印着大红玫瑰花的款式。
 
    宁知已经有了一定的承受能力,看到陆绝头上突然弹出的小太阳,她极温柔地对他说道:“还有喜欢的吗?都买给你。”
 
    然后,陆绝还挑了橙红的,明黄的,印着各式水果图案的。
 
    宁知站在一旁,脸上的笑容灿烂,陆绝头上弹出一个小太阳,她的眼睛就亮一分!

相关文章

随机推荐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