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字宝典 >

总想带着老婆去出轨(他要看我们俩一起做)最新章节列表

发布时间:2021-04-28 10:14:45
【导读】缘名阁网精选每日分享正能量优质文章,对于好文章您再也不用东找西找!
★★★★这里收集整理最经典的正能量文章供您在线阅读,热爱文学的朋友赶紧来看看吧!
★精彩内容:

 文学

    那年十月中旬,随着西北风的到来,漫天的黄沙时而掠过,北方的天气有了阵阵凉意。
 
    这是一个周六上午,小寺庄村北公路旁,几个上了岁数的人靠着南墙根或蹲、或坐晒着太阳。几只鸭子从坑塘里游到岸上,一边扑棱着翅膀抖掉身上的水珠,一边伸长脖子“嘎嘎”叫着。第四生产队饲养员王常德刚刚卸了车,牵着几头黄牛正慢吞吞走向水边饮水,黄牛鼻子里吐着热气,甩着尾巴发出一声声“哞······哞······”的叫声。
 
    高奶奶有七十来岁的样子,身体很硬朗。她穿着一身黑衣服,上身的大衿袄半开着,裤腿绑着裹脚,缠过足的小脚穿着一双弓形鞋。一双粗糙的手皱巴巴的,有点儿像树皮。上面爬满了一条条蚯蚓似的血管,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皱纹,像是记载着她70年来的千辛万苦。
 
    闲聊间,见到王常德牵着牲口过来了,高奶奶一下来了精神。她直起上身,伸长脖子朝王常德喊道:“大兄弟,刚卸了车啊!牛喂得挺肥呀!”
 
    “老嫂子,生产队的牛,就和自己家的一样,当然得精点心!”王常德被牛拽得紧走了几步。
 
    “常德,你见多识广,你知道我们这里什么时候才单干呢?”她不懂什么叫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她儿子们也解释不清,就告诉她是自己干自己的。
 
    王常德回头嚷道:“广播上不是说了吗,就这两年完成任务。再说了,你这么大岁数,也不用下地干活,就少操点心吧。”他在回头说话的刹那间,几头水牛挣开缰绳,颠颠跑到了坑塘中,舌头一卷一卷地大口喝起了水。
 
    高奶奶用拐杖使劲杵着地,张开没有几颗牙的嘴巴,嘿嘿笑着说:“大兄弟呀,我是为你那几头牲口操心呢,说不定我们家能分一头呢!”几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听后,也都咧开了嘴巴,哈哈笑了起来。
 
    张运昌每两周回一次家,今天周末学校放周六、周日两天假,他骑着那辆半旧的、车架上缠着花花绿绿塑料绳的自行车回来了。他穿着一件绿军衣,斜背了一个军绿挎包,黑黑的头发有些长了、卷曲了。从村北面下了公路,正好路过几位晒太阳的老人身旁。每天,老人们九点多钟就凑在了一起,他们排成一溜,坐在小凳子上,背靠着房屋的南外墙,东家长西家短的唠着嗑,南来北往的人都逃不出他们的视线。张运昌从公路上一下来,就进入了老人们的视线,虽然昏花的眼睛看不清来的是何人,但他们的目光随着运昌移动着,他的穿衣打扮、行为做派不停在他们审视中。
 
    “这不是小昌吗?周末放学回家来了。”高奶奶的视力真好,远远地认出了运昌,便招手说话。张运昌下了自行车,点头回答道:“是啊!高奶奶,您在这儿歇着了。”他又热情地向其他老人们一一打了招呼,便又迈上自行车,回家了。作为目前村里唯一在县中读书的后生,村里人对他的关注度还是很高的。谁家小孩不认真读书,遭到数落时,话里话外,都要把张运昌搬出来,作为大家学习的榜样。
 
    看着运昌远去的背影,老人们又找到了新的话题。一位嘴里叼着旱烟袋的老头说:“张家的这个老小有出息,从小就一门心思念书,有朝一日准能走出咱这圪瘩地。”高奶奶接过话茬说:“孩子是个好孩子,我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但考学哪有那么容易,咱村里那么多上学的娃,到头儿还不都回来种了地。”另一位老人叹了一口气道:“咱庄稼地里的娃苦呀!从小就放学打菜喂猪,哪有时间学习呀,还是认命吧!”“这孩子家条件挺好的,但人家很简朴,小的时候,都是穿哥哥、姐姐的旧衣服。”话匣子一打开,整个上午老人们就围绕着张运昌,围绕着村里孩子们的学习扯开了。
 
    今天运昌家午饭很丰盛,饭桌上摆着一碗蒜泥拌豆角,一小盆炖鸡头鱼,一盘韭菜炒鸡蛋,外加大葱沾酱。主食有白面与高粱面混合做的枣卷子和玉米面贴饼子。运昌的哥哥和父亲都在市里当工人,一年回不来两次。姐姐算计着弟弟该回家了,就早早从婆家赶来看弟弟,一家三口有说有笑吃着饭。
 
    姐姐问:“运昌,你们学习还那么紧张吧?听我们村里在县中上学的学生说,晚自习得学到将近十一点,正长身体的时候别累着。”
 
    运昌把沾上酱的大葱咬了一口,又吃了一口枣卷子,鼓着腮帮子,闷声闷气地说:“姐姐,没事的,不用担心,大家都在比着学习呢。”
 
    姐姐放下手中的筷子,手指头指着放在柜子上的瓶子说:“我给你准备了一瓶虾酱炒鸡蛋,一瓶咸萝卜丝,明天你走的时候带上,和同学们分着吃吧!”
 
    运昌看着两瓶用塑料袋包裹的严实的瓶子兴奋地说:“谢谢姐姐!你上次给我带去的虾酱炒鸡蛋,只几天的时间,就让同学们抢吃完了,同学们都说特别好吃。”
 
    姐姐瞧着运昌含笑道:“这不简单,好吃,以后我就多给你们做点”。
 
    “三婶婶,这么早就吃午饭了。”说话间,一个头包黄色围巾的中年妇女风风火火进到院中,三两步便来到了堂屋里。
 
    人还没有见到了,清脆的女高音又传了过来:“哎呀,来得真是巧了,姐姐来了,高材生也回来了。”
 
    进门的是村东头秀珍嫂子,她刚从地里回来,从门外看到院内有自行车,便直接进了门。
 
    “他嫂子,你坐下吃点饭吧!”运昌妈妈指着饭桌打招呼。
 
    “婶婶,你看我浑身脏兮兮的,我得回家吃去,家里还有好几口人等着我呢。今天可是开斋了,做了这么多菜呀!”她摘下围巾,握在手中,一屁股坐在炕下的凳子上,没等别人答话,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一直忙,有件事早想过来说一下,别给人家耽误了,今天正好大家都在。”
 
    “啥事儿?这么急?”运昌妈妈疑惑地问道。
 
    姐姐下到脚地,端起柜子上的暖壶,给她倒了一杯温水,放到她的跟前说:“看你着急上火的,快喝口水吧。”
 
    秀珍嫂子捋了一下头发,一只手端起水杯,“咕咚、咕咚”喝了两口,边用手摸着从嘴角流下的水珠,边喘着粗气说道:“婶婶,我就直说了,正好姐姐也在这,前两天我的一个亲戚到这里来赶集,他让我留心给他们闺女寻摸个对象,我想了半天,咱们家运昌最合适,小姑娘长得漂亮,穿针引线,缝缝补补,各种家务活都会干。给我运昌弟弟介绍对象,我肯定捡好的。”她一口气说完,把手中攥着的围巾放在柜上,双手捧起杯子把水一饮而尽。
 
    听她说完,运昌把筷子中夹着的菜又放回到盘子中,白净光滑的脸“腾”地一下羞红了。
 
    妈妈放下竹筷,愣了半晌说不出话来。她断断续续地说:“他嫂子介绍的,肯定不错,只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婶婶,不中意?难不成嫌我们家亲戚村子偏僻、家里穷啊?”秀珍嫂子举着水杯的双手停在半空中,双眉拧成了一个疙瘩。
 
    “他嫂子,哪的话呀!你想多了。”运昌妈妈见秀珍嫂子诧异的表情,赶紧解释。
 
    秀珍嫂子疑惑地说:“那是因为啥呢?怎么没有痛快话呢?”
 
    运昌妈妈爬满皱纹的脸慢慢舒展开来,瞧了一眼窘迫发着楞的运昌,叹了一声,微笑着慢吞吞地说:“他嫂子也不是外人,我就直说了吧。春天里,我们早已给运昌定下了亲,只是还没有公开呢。”
 
    没办法,怕秀珍嫂子误会,运昌妈妈把事情的前前后后一五一十讲了一遍。最后说:“他嫂子,我可把实底都告诉你了。只是大人们的口头约定,还走一步看一步呢,别外传啊!”
 
    秀珍嫂子恍然大悟:“噢,原来是这样,放心吧。丽丽那孩子挺不错的,运昌有福气呀!好了,就算我没说,你们都别动了,赶快吃饭吧。”话还没说完,她便抄起柜上的围巾,站起身急匆匆地走了。
 
    “妈妈,这些事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呢!你们净瞎操心。”运昌听着刚才的对话,只是愣着一声没有吭。见秀珍嫂子走了,他憋得满脸通红,气呼呼地嚷道。
 
    其实呢,一家人都知道了,怕影响他学习,就瞒了运昌一个人。见运昌生气的样子,妈妈安慰道:“咱农村孩子定亲早,晚了就找不到可心的人了。再说了,人家丽丽娘都找上门了,咱怎么能不答应呢!”
 
    “丽丽这闺女多俊呀,打着灯笼都难找。好了,运昌,这是大人们琢磨的事,你就好好学习吧,就当没这回事。”姐姐一旁插话道。
 
    运昌清楚,相亲或者被提亲,对于每一位适龄的男女青年来说,都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丽丽虽然没有接触过,但人长得俊俏,朴实善良,她的父母也是地道的庄稼人。只是······他清楚地知道他的当务之急是把书念好,与丽丽的亲事,他现在真的不愿意花费精力去想。张运昌是一个有抱负的人,他认准的事情坚持也要把它做好。
 
    回到学校,沉浸在浓浓的学习氛围中,和丽丽的亲事好像没有在张运昌脑海中留下一点印记。紧张的学习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没有时间再想着别的事情了。
 
    不过,运昌与丽丽口头约定的亲事在村里还是传开了。
 
    瞒不住也好,索性公开了,省的提亲的人踏破门槛了,两家人又达成了一致的意见。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相关文章

随机推荐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