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字宝典 >

梦莹俊凯施雅蓉小说|小东西让我尝尝你的小嘴巴

发布时间:2021-09-06 17:56:57
本文由小编9月06日整理发布,主要讲述了关于男主女主日常暧昧的故事,女主角很火辣,超好看内容会令你流连忘返,剧情超精彩!欢迎阅读!
精彩章节:

只不过这种凶,却并不让她害怕,反倒还唤醒了娇躯深处本能的渴望。

虽然没有经历过那种事情,但她也很清楚,这东西会让她相当过瘾和刺激的。

只是现在看到这么大,如果真要是进去的话……会一下子就顶进小腹里的吧?

脑海中幻想出那一幕后,韩蕊顿时羞到不行,赶紧拍摄完了往卫生间跑。

她也不知道跑去干什么,可心里就是好羞,眼下就想躲着老张。

可因为跑的太急的缘故,一时没注意到脚下,被桌角给绊倒了。

随即更是扑倒在地,老张救都救不及的,她就扑在地上了。

巧合的是,之前被她随意甩掉的高跟鞋,这会儿刚好硌到了她的胸前,当时就把韩蕊给硌到小脸儿煞白煞白的……

见韩蕊倒在地上满脸痛苦,老张赶紧上前搀扶。

被搀扶的韩蕊几乎痛到没什么力气,小脸儿都疼抽抽了。

一双白皙玉手紧紧捂住右侧胸前,鼻腔里面直哼哼,这种哼哼可不是诱惑的嘤咛,而是痛意,她真的好痛,被高跟鞋给硌着那个地方了,感觉就跟要戳破似的,钻胸的疼。

“老张,我好疼啊,你快帮帮我,快帮帮我……”

紧捂住胸前,韩蕊疼得一双丝袜玉腿不停的磨蹭着,整个人都要疼到抓狂了。

她也不知道老张有什么办法,只知道眼下真的好疼,希望老张能够有办法帮她止痛。

老张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他又没硌着过那里,况且他也没那么大呀!

不过见韩蕊这么痛苦的向他求救,他还是试探着对韩蕊说道:“要不你揉揉试试?”

“我好痛,你帮我,你帮我揉。”

韩蕊不是在趁机耍流氓,她是真的痛,她已经顾不得许多了,就像是撒娇似的向老张求救。

可老张望着她那紧绷绷的胸前,却忍不住的口干舌燥了。

倒也不是忘记了韩蕊是老友的孙女,可韩蕊眼下真的好痛苦,就当是帮助她好了。

于是在韩蕊的央求下,老张凑上前示意韩蕊躺下,然后向韩蕊胸前伸出了手。

不得不说,韩蕊真是个有料的大姑娘,哪怕是以平躺着的姿态,也非常的雄伟,如同两座山峰那般高高的耸立着,相当的诱人。

以至于老张原本还有些不好意思,可这会儿触碰上后,就忍不住的揉弄起来。

那么大,那么有弹性,甚至隔着胸杯都能感受到那种诱惑的温润。

老张当时就亢奋了,不自禁的大力揉弄着,直揉的韩蕊娇躯内泛起一股火热,随即更是钻出鼻腔,化为了一声醉人的嘤咛,宛若天籁般撩弄着老张本就旖旎的灵魂。

这声嘤咛,让老张情动,却也让韩蕊自己羞到不行。

老张明明在帮助自己,自己怎么可以发出这么羞人的声音,就跟喊床似的。

不过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忍不住了,那只火热大手带给她的本能刺激,很是过瘾。

而且韩蕊也不得不承认,在老张揉弄中,胸前的疼痛真的减缓了一些。

实际上她却是不知道,这不是减缓了,而是被性的撩动给冲击的淡薄一些,或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这是被转移了注意力,把对痛苦的关注,转移到了对性的渴望和旖旎上。

基于此,她才感受到没有那么疼痛了而已。

 文学


只是韩蕊不明白这个,她就是单纯觉得管用,不那么痛了,所以也就红着脸任老张继续。

而老张在也韩蕊胸前过足了瘾头子,真是暴躁舒坦啊!

这辈子还没玩过19岁大姑娘的身前呢,那么挺,那么傲娇,抓起来跟揉弄大白兔似的,手感真是棒。只可惜,就是隔着衣服,让她不能完美的感受到那种美好。

起初的时候也好好了,老张还有点理智存在,觉得自己不可以对老友的孙女做出更过分的事。可

 

 

随着对韩蕊胸前旖旎的继续,老张渐渐的暴躁了,本能的渴望让他想要得到更多。

于是在揉弄了一会儿后,老张就对韩蕊说道:“蕊蕊,我老伴生前也碰到过那里,她告诉我说,碰到那里的话会容易造成淤血困积继而导致堵住rǔ腺,最后严重的话甚至要割掉。”

老张从李琳那听到话随便杜撰了下,就拿来吓唬韩蕊了。

韩蕊听到这个后,顿时吓了一跳,想想自己极有可能被割掉胸前,她就快要被吓哭了。

“老张,那我该怎么办呀,你快帮帮我,你都能帮我止痛,一定也有办法帮我的对不对?”

是的,老张当然有,不然他怎么满足自己零隔阂感受韩蕊胸前娇媚的欲望呢!

“这个,不好弄啊,因为当时我老伴找我帮忙,那是理所当然的,可是你的话……”

老张表现的很纠结,这让韩蕊大为焦急,眼下都有可能被割掉了,她哪还顾得上这个呀!

“老张,老张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弄就怎么弄,只要能帮助我就好。”

行嘞,有这话老张的小阴谋就算得逞了。

虽然想起老韩来心里觉得有些愧疚感,可老张这时候真的顾不上了。

像韩蕊这样娇滴滴的小美人在前,要是不能仔细感受下的话,他怕是睡觉都睡不着了。

所以随后老张就对韩蕊说道:“我给把你上衣和胸杯脱掉,然后用嘴巴和舌头的温热帮你化瘀,同时也让这种感觉带动你体内的情绪,这样你情绪激动会导致血液流速加快代谢。”

“当初我老伴是这么跟我说的,我也不懂太深的道理,但是确实管用。”

老张耍起套路来,那也是似模似样的。

韩蕊虽然是个医学院的学生,可她才刚大一而已。

而且她知道老张的老伴儿是医学专家,既然人家那么说了,肯定有更深层次的道理在。

所以她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相信老张,只是……

只是想起自己从未接触过男人的胸前,就要脱光了露出来被老张看,还要被老张吃,就感觉好羞人好尴尬的,直让韩蕊心里特别的不好意思,羞赧到俏脸都通红。

可再想想有可能被割掉的后果,想想以后进女浴室别人会用什么样的目光看她……

那恐怖的一幕,让韩蕊立刻点头,她同意了,她同意老张这样做,坚决同意。

因而在下一刻,她就红着脸坐起身来,将T恤给脱掉了,露出了里面的卡通胸杯。

胸杯是浅粉少女色系的,很有青春的味道,杯面上更是印有两个卡通人物,很可爱。

只不过更可爱的是胸杯里那两蓬傲然的宝贝儿,那么大,那么白嫩,随即韩蕊的动作,还在轻轻微颤着,中间更是有道迷人的峡谷,直欲把人的灵魂都给吸进去。

“蕊蕊,我来帮你吧,我来帮你!”

老张看的过瘾,实在是忍不住了,主动凑上前,伸出双手摸向了韩蕊的光洁后背。

韩蕊好羞,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竟然会主动在老张面前脱掉T恤,更是默认了让老张摘掉她的胸杯,这种行为,难道不该是自己的大猪蹄子和小狼狗才该有的吗?

只是这会儿已经容不得她想更多了,那件卡通又可爱的胸杯已经脱离了她的娇媚身子。

这时候,她身前那两蓬迷人的娇媚脱离了胸杯的束缚,却也没有任何下垂的迹象。

这就是19岁女孩的青春与活力,这就是属于她娇媚胴体的美与魅。

望着那两蓬鲜白诱人的超级存在,老张忍不住的大吞一口唾沫。

那‘咕咚’一下的声音,连韩蕊都能隐隐听的到。

可是老张不在乎了,他都看到韩蕊身前的豪景旖旎了,他才在乎这个?

随后更是暴躁又贪婪的说道:“蕊蕊,你这俩X子真大呀,还这么挺,看着就过瘾。”

“我都没玩过像你这么好的X子,真是馋死我了,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玩到这么好的X子!”

话说的相当粗鲁,就跟山村大老粗似的,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话却给韩蕊造成极大冲击,让她芳心大乱,更是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她突然想起书本上的一句话:人类的情欲发展史上不只有文明,还有粗鲁,因为越是粗鲁,就越会让人感觉到亢奋,唯有暴躁的情爱,才会让人达到最原始的姓欲巅峰!

当初读到这句话时,韩蕊根本不懂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她懂了。

她觉得,老张的话,就已经粗鲁到让她觉得有些、有些……有些想作爱了……

老张当然不是来跟韩蕊探讨各种文明的,他要探讨的是‘拯救’韩蕊胸前娇媚的问题。

因而下一瞬他就把韩蕊给扑倒在了沙发上,伸出大手狠狠爱抚着韩蕊被撞的右侧美好,更是伸出食指,在那美好的顶

 

端不停的拨弄着,就跟拨弄玩具逗弄小孩似的。

只不过他现在拨弄的可不是玩具,而是韩蕊的胸前最顶端,拨弄的更不单纯是粉嫩的蓓蕾,更是拨弄到了韩蕊紧绷了了19年的欲望那根弦,直拨弄的韩蕊爆出了欲望的嘤咛声。

那媚魂的嘤咛声,直把老张迷醉的魂飞天外,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似的。

只不过他还不想飞,他还想要‘拯救’韩蕊呢!

而这时候的韩蕊也的确是需要拯救,她正在娇息急促中旖旎的央求着。

“老张,老张我那里好难受,被你弄的好难受,你别弄了,我好像都有那种反应了。”

韩蕊是真的有反应了,她甚至感觉到一种闸门不受控制,有水缓缓溢出的感觉。

她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又是怎么回事,所以好羞,在这种羞意下更是不自觉的把自己有反应的事给说了出去,以至于现在想懊悔也晚了,好羞人。

然而她的羞人却是老张最大的亢奋,亢奋到极致了,甚至松开了韩蕊曼妙的胸前。

松开,当然不代表着放弃,而是他想要更多,那猛然低下的脑袋就是最好的证明!

被手指撩弄都会产生反应,这要是真被老张拿嘴巴连亲吻带吸吮的,那岂不是……

当韩蕊感觉到羞赧又慌乱的时候,老张的嘴巴却是离她那里越来越近。

近到伴随着呼吸,老张都能闻到属于韩蕊胸前的迷人馨香。

那么好闻的味道,都刺激的他整个人欲望勃发,直想将韩蕊胸前的娇媚给狠狠感受起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就在他的嘴巴离那韩蕊身前娇媚不足两公分的时候,突然‘咔嚓’一声在楼下响起,随即就是‘吱吱’的汽车警报声响彻。

很明显,是车玻璃被砸了,而且那警报声跟自己的车子完全相同。

这骤然而起的警报声,如同一道闪电劈散了蒙蔽老张心头的欲望氤氲。

意识到自己正在对韩蕊做的事情后,顿时感觉到老脸滚烫,羞愧到不行。

老友得知孙女在自己家过夜,自己却趁机对人孙女做那种事情,这简直太混蛋了。

因而借着这一丝的理智,老张赶紧起身跑到窗前,看起来像是看楼下被砸的车子,实际上更是为了被夜风吹拂脸庞,希望能够吹散心头的欲望氤氲。

只不过,夜风没有吹散他心头的欲望氤氲,但是自己的车子却做到了。

因为他发现车子的前挡风玻璃已经被敲出个大窟窿,炸纹更是漫布在残余玻璃上。

警示灯依旧在闪烁,在黑暗的夜里显得是那样的刺眼。

老张当时就怒了,真心的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干的。

于是也顾不得许多了,把裤子往身上一提,老张拎上门口的臂力棒就除了门。

他倒要看看,到底是哪个王八犊子干的这事,若然不给他个解释的话,他就用手中的臂力棒,给对方一通暴力的解释,让他见识见识,花甲之年的老头子疯狂起来,是个啥模样!

这个时候的老张是暴躁的,是愤怒的,是英勇无畏的,甚至有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

只是当他下楼后才发现,哪特么有人,就剩自己那辆被砸碎前挡玻璃的车子孤零零的在那。

放眼望了一圈,老张也没见到个人影,反倒在车上看到张纸条。

拿起来一看:放聪明点,留不住的东西别强留,该放手就放手,小心把命搭上!

“我曹尼玛的!”

老张骂了一句,心头火噌噌的。

他没有证据去怀疑是不是陈虎做的,但是却能肯定对方肯定跟陈虎同样的目的,都是为了亡妻的研究成果来的,想要让他把亡妻的研究成果给交出去。

但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老张年轻时就不受威胁,现在更不怵这个。

打肯定是没年轻时能打了,但现在他豁得上,都特么花甲之年的老东西了,他还怕玩命怎么的?打不伤你,我特么还弄不死你?跟谁换命老子也值了!

基于这种暴躁的心思,老张冷哼一声,直接拎着臂力棒上楼了。

不管是谁耍手段,都是白搭,他非得替亡妻把研究成果冠注上姓名不可,谁也不能阻挡!

回到家中后,韩蕊已经穿好了衣服,更是从厨房拿出一个热水袋。

“那什么,我考虑过了,用热水袋孵的话,再自己揉揉应该也是可以的,就不用你帮我了。”

这可真是个悲催的消息,哪怕是刚才已经心生懊悔了,依旧不妨碍在听到这个消息后,老张心里的大遗憾。那么娇媚的两蓬傲人美好呢,都还没来得及品尝下,就重新藏起来了。

那个砸他车玻璃的王八蛋,伤天害理呀!!!

询问过车子的事情后,韩蕊就进了旁边卧室,然后把房门给关闭了。

很明显,她这会儿是害怕

 

张了,准确说是害怕跟老张发生什么旖旎的事情。

而老张也不好再说什么,难能可贵的终止了,虽有小遗憾,但终止就终止吧,算是亡羊补牢。

丢下臂力棒后,老张准备去卫生间洗洗睡了。

可就在这时候‘咔嚓’‘咔嚓’的又是连续两声,紧接着汽车警报声再次响起。

老张怒急,赶紧往窗口跑,冲下去逮人肯定是来不及了,只希望能够看到是谁砸的。

只是他速度够快,砸车玻璃那人速度也不慢。

当他来到窗口前看到时,那人已经跑出几十米了,只能隐约看到个背影,而且还是套在一个超级肥大的外套里,连脑袋都蒙上了。这特么别说是夜里,就是白天也看不出是谁来。

老张大为恼火,心想着这到底是哪个缺德带冒烟的王八蛋,逮到他非打出他屎花花来不可!

只不过气归气,他也很清楚自己想追上是完全没机会的,可又忍不下这口气。

思来想去的,老张有主意了,他猫到了厨房里,手里还多了把弹弓。

小时候爱打鸟,那会儿玩具也少,弹弓不说是唯一的娱乐玩具也差不多。

所以长大后老张也没丢了这个爱好,家里还有好多把呢!

他现在手中摸的那把就是劲儿最大的,同时也抓了几颗轴承的大钢豆子放在裤兜里。

“你特么的,有本事你再来试试,老子打破你尿罐!”

抓着弹弓猫在厨房窗户角落里,老张望向了楼下,等待着那人的出现。

一等二等不出现,三等四等还不出现,这特么都等俩小时了,那王八犊子竟然不回来了。

老张气的直嘬牙花子,白准备了那么久,看看时间都12点了,所以他准备收工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穿着黑色大褂蒙头裹腚的家伙,竟然又拎着一个木棒来了。

“曹尼玛的,可算是逮到你个王八蛋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陈虎原本在公司领导面前都夸下海口了,关于老张手中的研究成果他保证弄来。

在他看来,一个老光棍子听到能卖500万,肯定得乐到屁颠屁颠的,甚至把他当祖宗一样给供奉起来。但事实的发生显然跟他所幻想的大相径庭,人老张根本不卖。

这夸下海口的陈虎在回到公司被领导好一顿的训,同事也是极尽嘲讽。

最可气的是,他在跟老婆李琳打电话求援、让李琳去劝老张的时候,李琳竟然还训他跟他大吵一架,这特么的,连老婆都不帮自己,这让陈虎相当的恼火。

所以他决定吓唬吓唬老张个王八蛋,如果老张肯听话那最好,要是还不听话的话……那可就怪不得他了,他有的是办法让老张把东西乖乖的交出来!

至于今晚的行动,即是吓唬也是为了撒气,让老张知道知道他陈虎的厉害。

穿着蒙头裹腚的大褂重新出现在车旁后,陈虎抬头瞄了眼周围,确定无人后再次抡圆了手中的木棒,“曹尼玛的老东西,竟然还敢撵我走,我收拾不死你!”

木棒呼啸生风,朝着老张的汽车后窗就砸落下去。

可就在陈虎亢奋着搞破坏时,就在木棒即将落在后窗上时,突然‘砰’的一下子打后脑勺上了。那一下子,就跟被人拿凿子在脑门上狠狠敲了一下似的,直敲的陈虎脑仁都疼。

也顾不得手中的木棒了,陈虎下意识的就伸手捂住了被打处的脑袋,整个人都疼到眼泪鼻涕落了下来,那突如其来的疼痛,是真的好疼啊,感觉头皮都被揭开了似的。

可紧随其后的,‘砰’的又是一下子,直接打他捂住脑袋的手背上了。

陈虎当时就痛到‘哎哟’一声,捂着手直蹦高,真是痛到不行了,当初拿榔头砸钉子时不小心砸到手上,大概都没有现在疼,这是真疼啊,疼到手指都犯抽抽,跟特么弹钢琴似的。

这个时候陈虎也回过神来了,这肯定是老张个王八蛋瞄着他了,不知道怎么收拾他呢!

他赶紧转过身迈腿就跑,他不砸车了,他现在觉得自己不被砸就不错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正因为他跑的稍微慢了点,脚后跟那‘砰’的又挨了一下子。

陈虎当时就疼到呲牙咧嘴的,一路蹦一路逃,贴着墙边跑这才避免了继续挨揍。

赶紧去黑影里摸进车上开车走人,逃离了老张的小区,陈虎这才长长松了口气。

吗的,砸人三块玻璃,被人给揍了三下,这也太划算了。

尤其是在路边停下车借助灯光看了眼手背和脚后跟后,陈虎都快委屈哭了。

被打的地方别说是淤青了,那是淤黑啊,漆黑漆黑的,就跟中毒了似的,而且肿的老高。

再摸摸脑袋被打那地方,钻心的疼,跟针扎似的,鼓起个包来不说,还带着血汁。

陈虎

 

都快气的冒烟了,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暗器揍的,都没见人就被打成这样了……

而这时候的老张,则长长的出了口气,心里舒坦多了。

你特么跑吧,使劲跑的,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我看不到你模样,难道我不会让别人看?

于是在放下弹弓后,老张就把电话打给了李琳。

确定李琳丈夫没在家后,老张就对她说道:“等他回去后你看看,看他后脑勺,看他右手背,可能脚后跟也有,你看看有没有淤青,别动声色,明天偷偷告诉我就好。”

嘱咐完李琳后,老张就迈步去了卫生间,准备冲洗冲洗。

可就在卫生间门推开的第一时间,他就发现卫生间里灯亮着,随后更在在马桶上发现韩蕊。

这时候韩蕊正坐在马桶上,左手翻弄着浅蓝的花边小底裤,右手拿纸巾擦拭着上面的湿润痕迹,随着门一开,俩人就各自瞪眼了……

老张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竟然会在卫生间内见到这样的一幕。

他满心以为韩蕊都已经睡了,今晚不会再有旖旎的状况出现。

可哪成想,刚刚推门进卫生间的,就见到韩蕊在里面翻弄着小裤,擦拭那些粘丝的痕迹。

而韩蕊也是懵掉了,老张当她已经睡了,她又何尝不是。

她还故意站在老张卧室门外听了会儿呢,确定里面没动静后才去的卫生间。

毕竟小裤都湿润了,穿着睡觉是真的很不得劲儿。

只是她也没料到,老张根本就不在卧室,而是猫在厨房在玩弹弓打人……

眼前两人四目相对,尽皆傻眼,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

不过老张终究是见多识广,醒过神来的稍微快些。

因为眼前韩蕊坐在马桶上的姿势太合适了,他忍不住的想要看看韩蕊那娇媚的地方是个什么模样的,又是个什么色彩的,毕竟是个19岁的姑娘,应该相当的鲜嫩吧?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文章

随机推荐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