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孩起名 >

同桌在我内裤里放震蛋器·打开双腿扒开花唇打肿花唇

发布时间:2022-01-14 16:30:15

【热门】男人都爱睡她高H啊|西装翘臀受

“长盛,跟我来,师父有话要对你说。”杨林森带着长盛走到师傅的房间:“师父,长盛来了。”


“嗯,长盛进来吧。”


长盛推开门进去,大师兄转身离开。


“长盛,你看看这把剑,认识吗?”


“不认识。”


“这就是在你掉下去的地方你大师兄下水捞起来的,你看看。”说着往外把剑拔出一小截,才双手递给长盛。


这把剑看上去很新,三尺多长跟长盛如今身高差不多,剑柄沉黑古朴无奇,剑鞘上两面都缠绕龙纹,看起来活灵活现,呈暗红色。


长盛把剑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才一手抓着剑柄抽出长剑,肉眼可见周围的空气迅速在如镜的剑身上凝聚一层水珠,用手摸了摸,很冷。


杨大叔看着长盛单手横握长剑,笑了笑。


“这是一把利器,我在外游历多年还未见过如此神兵,本来想当做镇馆之宝传下去,但你大师兄说你有些变化,提议你来看看再说,看来你的变化还要大些,你大师兄当时拔剑观看后都打了几个冷颤。”


剑身传来的冰凉触感跟李飞给他的小刀很像,他如今五感敏锐,不惧寒冷。


“杨大叔,这把剑做镇馆之宝留着看有些浪费了,还不如给大师兄明年带着上战场。就是剑鞘太惹眼,得换一个才行。”


剑入长鞘。


杨大叔道:“走,去外面院子里试试。”


出了门看到大师兄守在院子回廊的入口,看到他们出来,杨林森才走了过来。


杨大叔拔出长剑随意挥了挥,院子里响起一阵破空声,拔剑递给过来的杨林森。


转头对长盛说到:“如今你大师兄本事不亚于我,他说看不透你那肯定有理由,看你呼吸悠长无声,脚步轻盈有距,我们都只能运功才能做到。你不打算让我们看看?”


长盛这才明白杨大叔叫自己进来是要看看自己的变化,有点急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杨大叔,不,师父,我怕我厉害得吓你们一跳。”


诚心显摆,是看着从小自己就佩服的师父和大师兄用那种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小小年纪难免有些兴奋。


要是外人,长盛肯定会说“我不行啊我不会啊!”,财不露白他懂得,有时候显出自己优人一等也不是啥好事,比如村长的儿子学问好读书多家里有钱,小伙伴们就不爱和他玩。


旁边的师徒都笑了。


“哦?真那么厉害,表演一个我们看看!”


几步走到檐下,双腿微屈用力一弹,很轻松就上了房檐,杨大叔看得微微一笑,杨林森也点点头;跳下来找了个小一点的的石锁,伸出右脚用力一跺,石锁下的地砖碎成几块,石锁倒是只被跺掉一小块。


这下观看的二人就不淡定了,要知道武馆用的石锁都是在山里找的,需要找多年流水冲击的老青砂石。这种青砂石非常坚硬扛砸,武馆里那些石锁这么多年用下来也就皮上变色了些,雕刻的痕迹还是很清晰。要想一脚跺开,这难度,饶是师徒二人已经修炼出凡人武学宗师才有的内气,也是耸然动容。


这还没完,长盛走到最大的一对石锁前,吸了吸气准备一下,脚成前后弓步,弯腰发力学着以前师父教自己的动作,一手一个举了起来,站起来转身轻轻慢慢放在花台边,好像不是很重。


这石锁只是如景观石般放在那里做装饰,杨大叔自勉武道,每天看到这对石锁就会勉励自己武学之道不可后退。


师徒二人看着已经麻木,这当初可是四个人用滚车推进来的。


“行了行了,以后这馆主你来当。”


杨大叔搓着手围着长盛转了两圈,就像打量一个没穿衣服的漂亮姑娘,啧啧称奇眼里有光,看得长盛心里发毛。


杨林森抱着剑走了过来摸了摸长盛的头假装叹口气:“小师弟这下牛气了,大师兄地位不保。”


长盛闹了个大红脸,想了想认真道:“我会保密的。”


师徒三人大笑起来。


“对了,你这变化有些厉害,平时没事就不要轻易在人前显露,你娘亲说你是去外婆家,那就只能骗骗别人,这事有些玄乎,你也不要告诉别人。”


师父我可以给你们说的......”


从小见惯人情冷暖,对人无害心,却保有警惕防范,只是对自己亲近的人,长盛还是作不出深沉。


杨大叔挥手打断长盛的话:“行了,不用告诉我们,你自己明白就好。你出去找狗蛋玩吧,我和你师兄还要商量一下巡防村里的一些事情。”


“哦。”


长盛抹平袖子有些失落地走了出去,师父为啥不想听我说呢?那么精彩都不让我说,好吧我谁也不说了。


长盛走后,后院。


“我杨志见过不少奇人异事,也自认为武功不弱任何人,真是没见过长盛这种怪胎。”


“长盛这么厉害,也不只是遇到了啥。”


“不管遇到啥,平安回来就是好事。早年我闯荡江湖,无意知道这世上还有修行者,那些神仙高来高去,常人难得一见,长盛的际遇怕是与此有关。对了,你以后上阵杀敌,可得小心。”


“我会加倍小心的师父,那我先去安排师弟们巡逻。”


挥了挥手:“去吧,下午你带队我就不去了。”说完陷入沉思,这小家伙终于肯叫自己师父啦。


杨林森抱剑离去,过了一会儿,“哎你等下!”


回廊口哪儿还有杨林森的身影。


杨志对着一对巨大的石锁懊恼不已,我一个人怎么放下来?看着还是不由吸了口气,那小家伙好大的力气,嗯放花台边看起来也不错,以后就这样吧!


长盛懂事讨喜,杨志对他有一种看自己儿子小时候的喜欢。


.....


来到大厅,反正没事,不如又钓鱼去?


叫了狗蛋,狗蛋却说自己休息下还要继续练功。


长盛上前用手背摸了摸狗蛋额头:“没发烧啊?今早的太阳我看到是从东方出来的啊!”


无论长盛说了多少好玩的有趣的,狗蛋就是摇摇头回一句自己还要练功。


无奈长盛只好自己回家去,在路上踢着石子往前走,看到二林的娘亲在往家里走。


“张婶儿,你干嘛去?”


“二林他爹送他去镇上读书,我送他们到村口还要赶紧回去帮忙,昨晚上河边上李家老者过世,人手不够,你要一路去不?”


“二林都走了呀,哎,也不跟我说一声,眼里没有我这个好兄弟!算了,过几天去看他。”


“你们早先才一起玩耍过嘛,你去看他二林肯定高兴的。”说着已经走远。


长盛明白了,敢情狗蛋这家伙是怕二林去镇上真的学武了比自己厉害,才会发狠要练功。


哑然一笑,又想想自己,无所事事,有点慌了。


不会二林读了两年书说话自己都听不懂了吧?我要找点啥事做呢?


幽冥前辈这个人,啥都说了怎么就没告诉我怎么修行,就说找气感,我怎么知道咋弄嘛,烦啊。


他已经忘了自己才脱险回家不到一天。


现在才中午,一个人在家的长盛在房子旁边的石板下翻出了自己的珠子和小刀,这两个东西实在难办。


李飞叫他以后带去郡守府,可是长盛镇上都没去过。


保存这东西又有点提心吊胆的,怕弄丢了,又不能给娘亲看到。


想了想还是找了一块结实的布条把刀贴着绑在大腿上,珠子就贴身收藏,反正已经一个人睡了,应该很安全。


检查了一下牛栏猪槽,牲口都有的吃,放下心来。


闲来无事,他就学着武馆里的打坐坐在门口的地上,心思难定。


好几次都坐着坐着就歪歪斜斜睁开眼,杨大叔他们都能够一坐半天的呀,自己就不行么?


这一次终于静下心来没有胡思乱想,好像是快睡着了,好像是还醒着。


他突然感觉到自己丹田里的珠子动了动,有一股凉气在肚子里乱窜。


疑惑着睁开眼,摸了摸肚子一样的凉凉。


摆好姿势继续打坐。


这次很快感受到丹田生出一股气,长盛想到哪里这股气就在身体里游走到哪里。


有些好玩,他就不停地控制着这股气在身体里乱窜,心思一动,这莫非就是幽冥前辈说的气感?也不难啊,打瞌睡就行了。


想起了什么,从兜里掏出那个看起来不值钱的手镯,用牙咬手指,准备滴血试试。


咬了几次都没咬破,疼得眼泪直流,拿了菜刀,手指靠上去一点点快速一拉,终于出血。


赶紧把镯子拿来在指肚上沾了沾血,顿时一股血脉相连的感觉传来。


可是就这样吗?不是说滴血认主就可以打开吗?怎么打开啊?他看着没有动静的镯子一脸懵逼,不会吧?不会吧?


拿起来放在眼前仔细看,也没动静。


那这里面真的装有东西吗?有些什么啊?


他刚刚想到这里,在他的面前凭空出现几本线装书、两个木盒子,两个一看就值好多文钱的白色瓶子。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随机推荐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