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男孩起名 >

不让他释放·三根手三根手指摩擦花核

发布时间:2022-01-14 19:40:15

完整版(海兰珠皇太极好大)女主放荡h乱np

宁心觉得江奕怀说的这一幕似曾相识,而后才想起来,她回到这个世界之时,看到她之后的命运就有这么一幕,只不过主角不是顾维桢,而是洛旭和秦玄。


当时他们联合演戏,污蔑她偷了洛家的传家宝,说要报警抓人,林家觉得她丢人,借此机会,低价买回了林笑手里的林氏股份,还让宁家为了她放弃了一块重要的地皮,便宜了洛家。


想起秦洛二人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对自己可是无所不用其极。


宁心知道,因为自己的到来,已经改变了这个世界的构建,但是难保,未来的一幕,不会因为异变,重新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不过她现在却并不感到害怕,还隐隐有些兴奋。


宁心对着江奕怀道:“你不相信这些东西,那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阴魂吗?”


江奕怀吞了一口唾沫,他觉得宁心在大晚上提到这个怪恐怖的,即使他的身边站着那么多的人,他都感觉到浑身犯凉。


不过他自觉比宁心年长几岁,当然不能表现出害怕:“我这平日不做亏心事的,怕这些做什么?”


宁心笑了笑:“那要是我告诉你,你现在脚踏的这块地,就埋着人呢?”


江奕怀顿时一跳,等到跳完看到周围人惊诧的目光,才觉得自己的反应过大了,他又收回脚站回了宁心的身边:“我说你一个小姑娘,怎么尽喜欢开一些恐怖的玩笑,这地下怎么可能埋人呢?”


“地下不埋人,那人埋在哪呢?”


江奕怀一时进入逻辑圈套,无法辩驳,便只让宁心不要说了,他等会儿自己开车回去慎得慌。


宁心却只是瞟了一眼他胸口处的粉色月季,同情的看了江奕怀一眼。


一直坐在众人中心的顾维桢看着宁心和江奕怀说话的模样,脸色越发变沉,据他所知,江奕怀也才刚刚认识宁心,怎么这两人的关系好的都能说悄悄话了。


“顾先生,我要开始了。”


秦玄一连说了三遍,顾维桢似乎才终于听见她说话,微微点了点头。


有顾维桢坐镇,其他人对于秦玄的磨蹭也不敢有怨言,长盛的势力已经大到尽管顾维桢对于来他们只是个小辈,但是他丢了重要的东西,他们就只能放下一切的娱乐,来配合他。


秦玄将灵力施展在罗盘之上,本应该很快显灵的东西,可是现下却毫无反应。秦玄能感觉到这个东西就在这,但是她无法找到它。


她知道自己的灵力比较低微,大部分都是靠罗盘这个法器来装点门面,但是现今连罗盘都找不到千眼菩提的所在之处,那她怎么跟顾维桢交代。


更何况现在这么多人盯着自己,要是不出一个结果,只会让她的名誉在圆雕白玉的事件后,雪上加霜。


秦玄的脑子里飞快转动,当时前厅里大部分的人都在,唯一当众离去的除了顾维桢,还有一个,就是宁心!


她抬眼看向了她,却没想到宁心也盯着自己,秦玄想起来顾维桢起初对于自己的冷淡,说不定就有宁心的从中作梗,于是把心一横,催动罗盘,指向了宁心。


是不是她拿的东西不重要,如果今天注定寻不回千眼菩提,那她也不能让宁心好过。


秦玄对着宁心喝道:“宁心,罗盘指向了你,还不快把东西给交出来。”


宁心见到这极有意思的一幕,只是勾了勾唇,她知道以秦玄的能力是不可能算到东西在自己的身上,但是罗盘又指向了自己,证明秦玄一开始就已经准备好在算不出的情况下,把这件事赖在自己的身上。


江奕怀不满的看向秦玄:“你确定你不是在公报私仇吗,刚刚宁心指正了你的错误,你就说她偷东西,这谁信啊。”


秦玄瞥向了江奕怀:“宁心独自一个人离开了前厅,久久未归,紧跟着顾先生就出事了,现在罗盘又指着她,你又怎么能证明不是?”


顾维桢在一旁,用食指撑着太阳穴道:“我虽然记不清遇害的具体情况,但是我相信不是她。”


宁心看向了顾维桢,看来那侏儒对于顾维桢下的药还挺厉害,他竟然什么都记不得了。


秦玄见着顾维桢也不站在她一边,便急道:“顾先生,这种事怎么能只凭着感觉相信,要凭事实啊。”


顾维桢将眼神落在了她的罗盘上:“拿着这个东西,随便指着一个人,就是事实了吗?”


顾越知道顾维桢一向厌恶他们家,所以这个时候就故意出来挑刺道:“秦同学不是顾总自己挑选出来的吗,现在又说……”


顾维桢冷眼看向了顾越,眼神里表达的意思很明确,我让你说话了吗?


苏琦赶紧把顾越拉到一边,对着他悄声道:“你跟着瞎掺和什么?”


顾维桢对着秦玄道:“重新再算。”


秦玄心里的怨怒顿时骤起,顾维桢把她当什么了,明明已经有了答案,就是因为他对于宁心有所偏爱,就要让她再次起卦,这是什么道理。


不过顾维桢一副你爱算不算,不算我总有其他办法的样子,让秦玄也不敢真的就拿着罗盘走人,只好忍气吞声的再次卜卦。


秦玄这次的罗盘,又指向了宁心,不过没一会儿又转向了江奕怀,江奕怀疑惑的指着自己,罗盘的指针,最后落在了他身旁的月季花丛里。


这次秦玄没用任何的术法操控走向,罗盘是真的自己给出了答案,秦玄心里一喜,想着罗盘总算发挥了作用,赶紧对着顾维桢道:“顾先生,看来是有人把你的东西藏在了这个花丛的土里,翻出来就能找到了。”


苏琦皱了皱眉,想着五奇就在这,应该不至于这么愚蠢,将东西埋在这种地方,于是便放下心来,看看秦玄能搞出什么幺蛾子。


顾维桢的眼神落在了花丛底下,静默思考时,顾越的两个朋友李承耀和安庆却大声反驳道:“不行!这花栽种得好好的,怎么能因为莫须有的言论,就去破坏它。”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随机推荐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

标签列表